资讯

跨界投资升温 机遇还是豪赌

作者: 文/行行 来源:动力电池网 时间:2017-07-29

[摘要]当前在动力电池领域,资本的热度非常高。但是,由于同时技术提升与成本经济性存在矛盾,短期获得收益比较困难,跨界投资极有可能沦为行业的“搅局者”。

当前在动力电池领域,资本的热度非常高。但是,由于同时技术提升与成本经济性存在矛盾,短期获得收益比较困难,跨界投资极有可能沦为行业的“搅局者”。

6月23日下午,富士康科技集团与江苏昆山签订“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部署,富士康将在昆山投资建设光通讯连接模块/高速连接器、新能源车电池、智慧物联网科技新城、废弃物处置、环境污染防治技术研发等7个项目。项目计划总投资250亿元,首期投资额超过80亿元。

此前和谐富腾造车以失败告终

此次投资项目中,新能源依然是重头戏。其中,腾翼新能源科技(昆山)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锂电池的研发和生产。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富士康联合腾讯、和谐汽车共同组建“和谐富腾”进入新能源车领域,最后却以失败告终。事件之后,富士康高层表示今后将不再投资新能源车项目。

只不过,不投资新能源车并不代表富士康退出了新能源车领域。今年3月份,富士康旗下子公司富泰华以人民币10亿元,取得宁德时代约1.19%的股权。而此番昆山项目继续投资锂电池,可以看到富士康已将投资的目光聚焦到了锂电池领域。放弃整车制造,从新能源车的产业链入手,进而分享新能源车的红利。

在新能源车政策多变,前景不明的情况下,转投锂电池似乎是不错的选择。与富士康的想法类似,今年第二季度以来,锂电池领域的投资热度大幅提升。据不完全统计,今年第二季度已有十余家上市公司通过并购、自建、增资的方式“下注”锂电池(及设备),其中不乏大胆跨界的“新兵”,锂电池俨然已成为资本的“狩猎场。

多家企业跨界“下注”锂电池

“锂电池是电动汽车的心脏,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关键。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动力电池产业取得长足发展进步,但仍难以满足新能源汽车推广普及需求,尤其在基础关键材料,系统集成技术、制造装备和工艺等方面还存在欠缺。”6月21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瞿国春公开表示。

而预计到2020年,国内新能源车的销量将达到200万辆,对于高端动力锂电池的市场需求剧增。虽然国内锂电池企业已超过200家,但是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能不足的锂电池行业现状,使很多“新兵”嗅到了机会。今年二季度以来,多家上市公司宣布拟“跨界”加入“锂电大军”。

2020年动力电池需求量将大增

黑芝麻跨界进入电池行业

其中,最典型的是黑芝麻。其在6月20日宣布拟与天臣新能源、大连智云自动化三方共同投资10亿元设立“天臣南方电源系统有限公司”,专门从事锂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黑芝麻出资3亿元,持股比例30%。黑芝麻表示,此举是为拓宽经营业务、优化产业结构、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提升盈利水平。

以水利水电自动化为主业的华自科技,于5月31日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拟以3.8亿元购买精实机电100%股权;特种纸生产企业凯恩股份对外透露,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初步确定为深圳卓能新能源,而卓能新能源的主营产品为圆柱形锂电池。

一边是“外行”跨界做锂电池,而另一边则是“内行”新能源车企对锂电池展开的积极布局。6月24日,著名“家电佬”、跨界造车代表人物创维集团创始人、开沃汽车集团董事长黄宏生表示,将投资30亿元在广州打造年产10GWh动力电池系统研发及生产基地,完成公司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

北汽虽然有相对稳定的合作电池企业,但也与戴姆勒奔驰在电池领域积极合作。7月5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共同见证下,戴姆勒与北汽签署了新的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投资50亿元人民币在北京建立锂电池工厂纯电动车生产基地及,来生产奔驰品牌的纯电动车产品。


动力电池两大难题待解

整体来看,当前国内动力电池行业存在着两大特点:首先是产能结构性过剩,其次是市场集中度提升。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量为30.8GWh,同比大幅增长82%。预计到2017年年底,国内动力电池产能接近200GWh,有效产能将从2016年的60GWh增长至110GWh。

“今年底,动力电池产能可能接近200GWh,而市场需求不到40GWh,整个行业去产能的压力很大。”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合伙人方建华表示,随着动力电池技术的突飞猛进,不少在建的产能,可能在两、三年后就是没用的废铁,只会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

今年动力电池产能有望突破200GWh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志也认为,目前动力电池产业总体的产能可能已经超越了现在汽车市场的需求,但是真正好的电池企业的产品仍然是供不应求。所谓的产能过剩是结构性的过剩,或者是某个时段的过剩。“目前,产能相对快速发展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来说只是阶段性过剩”。

不过,与阶段性的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