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上半年占动力电池近半壁的宁德时代 是巅峰还是开始

作者: 来源:新浪财经 时间:2019-09-11

[摘要] 一边是存货库存的持续上升、减值压力增大,另一边却是订单旺盛,供不应求,这样堪称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场景,确实是真实出现在宁德时代的财报上。



近日,宁德时代(300750)披露2019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02.64亿元,同比增长11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02亿元,同比增长130.7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18.19亿元,同比增长160.8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2.76亿元,同比增长560.69%,大幅增长原因是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公司产品销售回款情况良好;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56亿元,增长原因为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增加、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减少。


毛利率下降


宁德时代是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从其成立到估值1300多亿,仅用了6年,在动力电池领域是名副其实的“独角兽”企业。


宁德时代是一家专注于新能源企业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其在电池材料、电池系统、电池回收等产业链关键领域拥有核心技术优势及可持续研发能力,所以其主营业务主要分为3块,分别是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以及锂电池材料,对应录得营收分别是168.92亿元、2.4亿元和23.0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35.01%、369.55%以及32.14%。


按其主营分类来看,动力电池系统包括电芯、模组和电池包,其销售构成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根据中汽研合格证数据和保监会交强险数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60.9万辆和60.1万辆,同比增长60.1%和85.6%,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增带动电池装机量上涨;根据中汽研合格证数据,2019年上半年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30.0GWh,同比增长近93.6%,其中宁德时代装机电量为13.8GWh,占比达到了46%,接近一半。


储能系统方面销售收入为2.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69.55%。宁德时代方面称,公司加强研发投入和市场推广,拓展与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合资合作,持续增强在储能领域的技术和市场储备,储能市场布局及推广开始取得成效。


锂电池材料销售收入为23.0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2.14%。宁德时代称“锂电池材料销售收入快速增长主要受益于市场需求旺盛及公司新建产能投产。报告期内,公司进一步加大在锂电池材料回收及生产领域的布局,通过控股子公司投资建设正极材料产业园、与格林美(002340)和青山集团等公司合作在印尼设立湿法镍冶炼厂”。


不过在营收持续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其毛利率却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自上市以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度及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分别为38.64%、43.70%、36.29%、32.79%以及29.79%,除2016年外,整体毛利率明显呈现下滑趋势。


当然,毛利率下滑并不是宁德时代自身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的整体下滑。选取另一行业巨头国轩高科(002074)的财务数据进行对比发现,其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度的毛利率分别为47.06%、47.68%、36.79%、33.71%以及29.51%,同样面临着毛利率逐年下滑的趋势。


关于毛利率下降,在《关于对证券交易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国轩高科称“受动力电池行业产能快速扩张、行业竞争激烈以及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的影响,公司动力电池产品单价下降,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


显然宁德时代虽贵为行业龙头,但随着动力电池行业继续快速扩张、行业竞争加剧以及新能源企业补贴退坡逐步向上游传导,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将进一步承压。


行业凛冬将至


而行业中的种种迹象表明,凛冽的暴风雪正在酝酿,凛冬将至。


首先是行业的下游客户端,2019年3月26日,财政部、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降低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金额,由于考虑到主机厂压力,所以设置了补贴过渡期,宣布截至6月25日之前,新补贴政策并不实施。


受此影响,短期反而刺激了消费者加速购买新能源车,所以今年上半年新能源车销量大涨,2019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60.1万辆,同比增长85.6%,进而带动电池装机量上涨,宁德时代上半年动力电池营收因此受益,同比增长135.01%。


但补贴期一过,新能源车立马转冷。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日前公布的7月汽车工业经济运行数据显示,受补贴退坡影响,2019年7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4万辆、8万辆,同比分别下降6.9%和4.7%,这是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首次出现负增长。


其次是宁德时代所处的行业本身,随着国内厂商失去政策保护和价格补贴优势后,外资开始加速在中国的投资设厂。


6月24日,工信部宣布自6月21日起废止《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符合规范条件企业目录同时废止,这意味着动力电池市场将对外资全面放开。


2019新年前夕,有外媒报道称,曾经的全球动力电池霸主松下已斥资数亿美元在中国大连工厂新建两条生产线,据了解,该工厂目前整体产能接近5GWh,扩产后,年产量将接近9GWh。


5月15日,SK宣布将投资约33.5亿元在中国建设第二座动力电池工厂,而早在去年8月,SK还曾在江苏省常州市斥资24.4亿元,投建锂离子电池隔膜(LiBS)和陶瓷涂层隔膜(CCS)生产工厂。这座占地近15万平方米的工厂,拥有4条锂离子电池隔膜生产线和3条陶瓷涂层隔膜生产线,预计将于2020年第三季度投产。


LG化学于去年7月宣布投资20亿美元在南京建设年产能为32GWh的动力电池工厂,预计将于今年10月开始量产,2023年全面达到规划产能。


外资的进入,必然会加剧行业的竞争,改变现有的格局,尤其是外企还拥有优于国内的制造能力和管理水平。


“中日韩动力电池之间的差距不在研发方面,我们的化学体系甚至使用的材料都是一样的,但制造出来的电池合格率和一致性相差很大,其原因在于我们的制造能力和管理水平,与松下、三星SDI、LG相比,中国企业还存在明显差距。”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外资企业打入中国市场将会对本土电池企业带来冲击。“未来,对外资电池企业的政策也一定会放开,这将加快二三线电池企业出局。”


纷纷与下游车企联盟


面对凛冬,在远古时期古人类就已经知道抱团取暖,而早早凭借圈地式的联盟合作飞速发展的宁德时代,更是深谙此道。


从其利润表中的少数股东损益就能明显看出,2015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少数股东损益分别为0.2亿元、0.67亿元、3.16亿元、3.49亿元以及2.44亿元,占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2.10%、2.16%、7.37%、9.34%、10.40%,与此同时,营收也是飞速增长,从2015年度57.03亿元增长到2018年度296.1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73.16%,动力电池的市场份额也是从2017年开始超越比亚迪(002594)成为第一的龙头企业,并逐渐扩大优势,今年上半年动力电池市占率更是达到46%。


面对凛冬,行业内的企业同样开始纷纷与下游整车厂商联盟。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9年7月,比亚迪与丰田签订合约,共同开发轿车和低底盘SUV的纯电动车型,以及上述产品等所需的动力电池;2019年8月,比亚迪与奥迪正在进行谈判,奥迪希望将比亚迪纳入其电池供应商。


2019年2月,国轩高科与博世签订采购框架协议,为博世提供锂离子电池、模组和电池包(零件、产品)等;2019年5月,国轩高科与印度塔塔汽车签署《合资协议》,拟在印度设立合资企业,进行包括电池模组和电池组的设计、开发、验证和制造,以及电池管理系统;2019年8月,国轩高科与大众探索在中国的潜在合作机会。


2018年3月,亿纬锂能(300014)被确定为现代起亚电芯供应商,未来六年的订单预计需求达13.48GWh;2018年8月,亿纬锂能与戴姆勒签订《供货合同》,在合同签署生效之日起至2027年12月31日期间,向戴姆勒提供零部件的供应。


……


在凛冬来临之前,凭借与客户利益共享跑马圈地拿下近一半市场份额的宁德时代,面对同样开始与车企联盟的竞争对手,以及来势汹汹的外资同行,究竟是其高光的巅峰,还是其一统江湖的开始,时间会给出答案。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的收入持续保持增长的同时,存货的周转天数却在上升,并且存货的减值一直呈现扩大的趋势。


2019年上半年营收202.6亿元,同比增长116.5%,但是报表存货也从2018年报的70.76亿元,上升到96.2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也从9.58%上升到10.71%;存货周转天数同样在上升,2016年至2018年度及2019年上半年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51.60天、67.50天、94.91天以及105.64天。


存货的减值情况更能说明问题,今年上半年存货跌价准备余额为8.9亿元,去年末7.65亿元,本期计提4.08亿元,转回或转销2.84亿元。存货中减值最大的是库存商品,去年末减值准备3.18亿元,本年中报显示5.2亿元,增加63.66%。


存货与收入的反向变动,尚可解释为销售量的快速增长依然比不过产能的快速扩张,而受动力电池行业产能快速扩张、行业竞争激烈以及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的影响,动力电池产品单价下降导致存货减值。


但宁德时代账面高速增长的预收账款,却又让人难以理解。


2017年宁德时代报表显示的预收款项仅为2.03亿元,2018年突增到49.94亿元,同比增长24.58倍,2019年上半年继续增长到75.35亿元。总所周知,持续增长的预收账款意味着产品的供不应求,目前的生产量难于满足订单量。


一边是存货库存的持续上升、减值压力增大,另一边却是订单旺盛,供不应求,这样堪称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场景,确实是真实出现在宁德时代的财报上。


就此现象向会计师事务所的相关专业人士咨询表示,存货的减值表示存货的可变现净值低于成本,一般多见于滞销或者保质期短的产品,而企业虽然产品毛利在下降,但依然有较高毛利率,一般不存在减值的可能,如果存货确实减值在持续计提,有几种可能:一是库存有相当一部分是以前年度生产的积压库存,目前可变现净值在不断下降,虽然目前订单供不应求,但市场需要都是新的产品,故旧库存如不尽快处置还会继续减值;二是一种财务手段,在业绩好的年份计提减值,这样可以在出售时减少营业成本,提高毛利率,同时预收的大幅增长有可能是暂缓确认收入,所以导致存货高企,无法结转成本,起到调节报表的作用。(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逆舟)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